Navigation menu

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

同事未经我同意喝了我的红酒大言不惭说赔钱就行听到价格他瘫了

  收到了一个国外的快递,看了一下,是之前留学时候的一个同学寄来的,打开看了一下,里面是两瓶红酒。前段时间这个同学就给我发了信息,表示自己结婚了,而我是他最好的外国朋友,鉴于我没能去他那里喝喜酒,所以,他寄了两瓶给我。当初他要地址的时候我还考虑了一下,最终把公司的地址给他了,原因是我觉得这种跨国快递,寄过来本身就不容易,相比于在郊区的家,公司更方便。

  说起来也很巧,快递到的当天,我恰好被安排去出差,上午收了快递,下午就赶到北京去了,两瓶酒就这样放在办公室。

  三天之后,我出差归来,准备把酒带回家的时候,发现少了一瓶,调查一番之后,得知被一个同事喝掉了。我当时就有些生气了,那好歹是我的酒,你不声不响直接喝了算个什么事。任何东西,只要不是自己的,即便要借用,总得告知一声吧。你这都不是借用了,是直接占有了。

  当我跟这个同事理论的时候,他倒是满不在乎,还大言不惭地跟我说:“不就一瓶红酒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,搞得有多珍贵似的。告诉我多少钱,我加倍还你,赔你一箱。”

  就在这时候,另一个同事开口了:“你口气倒是不小,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酒有多珍贵,还赔一箱,一瓶你都不一定赔得起。”说这话的同事就坐我办公桌旁边,此刻正在看剩下的那瓶酒上面的标签。

  看来,这个同事确实是一个懂红酒的人,这酒确实非常珍贵。具体情况,还得从我这个国外的朋友说起。

  我当时留学是在萨克雷大学,至于这所大学我就不介绍了。诺尔,也就是现在给我寄红酒的人,就是我在留学期间认识的,并且我们两个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,甚至可以说是兄弟。至于我们两个的兄弟之情是怎么来的,我也可以说说。

 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,叫人生四大铁,就是四种最铁的哥们:“一起扛过枪,一起同过窗,一起分过赃,一起嫖过娼”,这四点,我们两个占了其中两点。扛枪是战友,分赃是共犯,这两点我们两个倒是不沾边。同窗不用多说了,我们本来就是同学。最后一点,沾边,但是,不是字面意思。当时的情况是诺尔喜欢上了我们学校的一个华人女孩,不过,他中文一窍不通,我作为班里唯一的一个中国人,被他盯上了,成了他的中文老师,教他中文,教他怎么追中国女孩。最后的结果,我们两个就成了铁哥们。

  这个诺尔,是个富二代,家里有一个酒庄。情况我就不多说了,毕竟阿玛罗尼康帝酒庄,世界顶级红酒庄园就在他们那里,他家的酒庄也不会太差。他寄给我的这两瓶红酒,虽然不属于顶级的那种,但是,也是非常珍贵的。这就是我另一个懂红酒的同事看到标签,会说出那段话的原因。这酒,就是当年诺尔出生的时候家族人酿的,留着将来诺尔结婚用的,年份久远,并且已经绝版。

  我没说话,旁边的同事开口:“这瓶酒,按产地和年份,市场价可能在10万左右,美金!你的家庭情况我不知道,但是按照我们公司的工资,赔一瓶可能都够呛,一箱我只能呵呵了。”

  那么,你们觉得我应该叫他赔吗?虽然这酒确实值钱,但只是诺尔送我的,对我来说是白来的,线万美金),感觉有些过分了。不叫他赔,我又觉得便宜他了,白让他喝一瓶这么贵的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