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的黄色网站

富二代app产国

他惊愕的望着我,脸上的红晕越发的红,“你……你干吗?”

这时我才发觉,我们喝了一晚上的酒都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,不过也不需要知道。

我抬起手轻轻的点着他的脸,眸光迷离的看着他,他长的真不错,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搭讪勾人,就碰上这么好看的男人。

本来只是想玩玩,可看着眼前的男人,突然很想放纵一下。

反正喜欢的人就要成为她人之夫,我也没有必要守着贞cao……应该及时行乐。

“你到底要干吗?”他蹙起眉头,想把我推开。我压着他不动,笑的妖娆,“呵呵,不干吗,就是想……睡你。”话落,我直接吻了下去。

大学时也交过几个男朋友,接吻这活我还是有点经验的,上床吗……这种事应该不用学吧,虽然没做过但片可没少看。

下男人僵住,我舌头灵巧的滑入他口中,四处搅动,旋即他抬手欲推开我,我一蹬双脚,像只八爪鱼缠在他身上,双手毫不rnb的扯开他的衫衣,同时加深吻,灵舌挑着他的舌尖纠缠不放,吻的毫无章法。

男人气息变的粗重,身体有所变化,我能感觉到某处微微鼓了起来,我手隔着布量摁住了那里。他闷哼了一声,猛地一个翻身,把我压在了身下,双眼变的赤红,发着兽性的光芒,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这男人冷峻起来……还真酷。

我一把拉下他的脖颈再次吻了上去,这次他化被动为主动,舌尖与我碰撞缠绕,有点生涩,但那感觉还不错,欲念瞬间被勾了起来,身上越发觉的热,两人相互扯掉对方的衣服……一切都很自然,可就在最后一步,他突然停了下来,明明枪都对准了。

他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,双眸炽热而妖冶,望着我,“你……”

性感碎花裙李梦清纯写真

我怕他后悔未等他说完,一个翻身驾在了他身上,毫不犹豫的坐了下去,奋不顾身只想破

处。

“啊……”我勒个去。

身体像似被刀刺穿了一样痛。

他皱着眉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,眼底却渐渐的被某种快乐填满。

我定住身体连动都不敢动,而他猛地一个翻身又夺走了主动权,我只觉一阵旋晕,人已被摁在了床上,他像是着魔般动了起来,快的不可思意。

我咬住牙忍住那股疼,可没两下他一声闷哼,趴在了我身上没在动,粗喘着气。

呃……这么快!

这男人是不是也太差了点,我看电影里还有那什么片……都很久的,他就那么两下就over了。

我他妈也太亏了,除了疼没尝到任何欢愉的滋味,还那么奋不顾身,简直就是自找痛苦。

我一把推开他,嫌弃的嘀咕了一句,“真没用。”翻身要起时,男人拽住我的胳膊,用力一扯,我又倒回床上,他倏地翻身而上,与我四目相对,我心莫明的跳了一下。

他眼睛双眼皮很厚,琥珀色的瞳仁,像是被酒浸泡过一样迷醉又带有一丝凌厉,微眯着眼,浅勾唇角,“谁没用?”

呃……是不是男人都很在意这个?

我不想跟他费话,那里还火辣辣的痛,扭了一下

身,想把他推开,他却吻了下来,之前的生涩早已蜕变,变的灵巧而熟练,原本就赤诚相对,他的手更是毫无阻隔在我身上游手。

听说男人在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的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,还是身体自然的反应,被他撩拔的有点发软,不由的想叮咛出声。

而他的吻突然变的很温柔,辗转而缠

绵,我竟不知不觉有点沉醉。

当他再次进来时,我还是疼的叫出声,可随着他的抽动,那股疼痛慢慢变成了痒,身体不由的就想扭起来,之后变成一股不可言语的愉悦,感觉脑里一片空白,只想要的更多,身体更加主动的迎和他,跟着他的节凑沉浮。

这次他持续了很久,久的我都快受不了。

这男人怎么一下又变的这么厉害。

在我快要晕眩过去时,我听到他嘴里低低的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,他轻轻的一遍又一遍。

而我已无力去理会那么多,昏睡了过去。

***

翌日是被刺耳的手机铃吵醒,我眼睛都没睁开,手往音量来源处探索,摸了半天也没摸着,最后在床下找到手机。

“喂,那位。”我还有点迷糊。

那头好一会才回道:“请问这是陆正南的手机吗?”

“你打错了,我不认识什么陆正南。”话落我便挂了手机,一仰身便倒回床上,随即猛地又坐了起来,昨晚发生的事,一点点在我脑里收笼。

呃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条件反射朝床边看了一眼,还好,那男的不在了,不然……我真该撞墙。

手机又响了起来,我抓起,连看都没看,烦躁的滑了接听,冲口便不耐烦的嚷道:“你怎么还打,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“小姐,麻烦你看一下手机,我打的就是他的电话,会不会是你拿错了?”对方语气很淡,不急不躁的提醒我。

“啊?不会吧?”我按了按还有点发沉的头,拿下手机一看,来电显示:童童。

这确实不是我的手机,那我的手机哪里去了?

“啊!这个臭男人竟然把我的手机拿走了。”我不由叫了一声,随即我想到电话那头的人一定认识那男的,“喂,那男的是你朋友?他住哪?叫什么?”

“那个,不好意思,我能问一下……他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这?”对方语气颇为客气的问道。

“啊?”这问题叫我怎么回答,万一这女的是他女朋友……我可不想自找麻烦,但手机我必须得拿回来,里面有很多重要的东西,于是我打着马虎眼,“我昨晚喝多了不记的,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你朋友住哪,我想把手机拿回来。”

“你现在在哪,我过去找你,然后在带你去找他。”对方应的爽快,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的样了。我不由有点怀疑她跟那男的关系,便试探的问道:“你不会是他女朋友吧?”

“呵呵,我是他好朋友,你们昨晚不会是那什么了吧?”女子笑的有点捉狭,好像巴不得我跟她的好朋友发生点什么才好是的。

既然不是女朋友,那我就没什么可忌讳的,“我记不清了,可能也许吧。”

随即我告诉她,我中午有很重要的事,必须拿回自己的手机。她让我把地址发给她,她马上过来。

挂了电话,我把地址发了过去,看到名字时,手不由的顿住,忽然想起昨晚那男子低唤的人名……好像就是童童。

呃……这女人不会是筐我吧?

怎么办?她那么痛快答应过来,不会是想找我算账的吧?

可听她那语气好像也不像他女朋友,而且那男的昨晚也说了他没有女朋友。

我感觉自己头有点大。把手机扔一边,起身进了浴室。站在镜子前,看到胸前那片吻痕,我不由蹙起了眉头,再想到那男人跟我做的时候还叫着别的女人,我说不上来心里头那是什么滋味,苦涩的让我有点恶心,更是后悔死了。

刚冲完澡,外面门铃突然响了,我心想那女的来的还真快,便擦着头发出去开门。

门开的那一瞬,我愣住。

昨晚那个男人站在门口,大白天的感觉他跟昨天有点不一样,清俊优雅,简单的白衫黑裤,中介业务员的打扮,在他身上却让人觉的高贵与众不同,还真应了那句气质决定了衣着。

他脸上有点尴尬之色,望着我,“那个……我手机好像落你这了。”

我冷冷的望着他,“那我的手机呢?”

他微蹙眉。

这时走廊那边传来说话声。

“进来说吧。”我转身进了房间,想着昨晚自己的第一次就那样便宜了他,心里就很不舒服,更让我心堵的是他最后还叫着别的女人,那自己成了什么?他发泄的工具?

一开始还以为他是正人君子……原来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我有股邪火憋在胸口,让我很郁闷。

“昨晚上,对不起,如果你需要补偿,我会尽最大努力补偿你。”男人跟在我身后,语气满含歉意。

我擦着头发,没理他,只是在心里冷笑。我最讨厌这种表面斯文败类,说的冠冕堂皇,内心龌龊不堪。

补偿,亏他想的出来。

走到床边,我把毛巾甩到沙发上,甩了一下长发,回头看他,讥诮道:“你想怎么补偿我?”

男人眉头压下,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我不由冷笑,不想在跟他多说废话,“把我的手机还给我。”

“我没有拿你的手机。”他看着我,有点懵。

“你没拿,那我的手机怎么会不见了?”我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。

男人看着我,有种有口难辩的无奈,转眸在室内寻视了一眼,随即走到床边,拉开被子摊了摊,再往边上一甩,纯白的床单上,那抹鲜红犹为的扎眼,他的手顿住,望着那抹鲜红似有点不可思意,而我看到那抹红,昨晚上俩人纠缠的画面便在脑里浮面,脸莫明的发起烫。

最快更新无错阅读,请访问..手机请访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