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的黄色网站

女生黄色软件

*** 一千块买了几本破书,在很多人看来跟神经病一样,但秦风却如获至宝,他知道这些东西耿厅长和晨阿姨肯定喜欢,只要他们喜欢,这些东西就是有价值的。只是这一千块钱是没办法开发票,回去也不能报销,只能自己私人掏腰包了。

有的时候,公私就是这么难以兼顾,为公家办事自己掏腰包,不仅没有人领情,反而很多人会觉得你趁机占了公家的便宜,倒贴进去让人心里实在不舒服,这种事秦风不是第一次做了。可是没办法,为了完成任务,自己就算再不舒服,还是要这么做。

走出古籍书店的门,秦风正准备离开时,穿着一身青花瓷旗袍的老板娘追出来,喊了秦风一嗓子:“哎,等等。”

秦风扭过头,看着女老板问道:“啊,还有什么事,是钱给少了,还是东西你卖便宜了?”

“误会了,都不是。”女老板道:“我是想想问你要个电话,以后关于古籍资料,或者你需要买古玩字画的时候可以找我,也许我们可以多交流。”

秦风上下打量女老板一眼,一身素雅的青花瓷旗袍,发簪高耸,脚蹬高跟鞋,显得很高挑。她没怎么化妆,面容看起来仍然十分清秀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很有品味和文化气息。但是秦风的专注点是买古籍,所以也没怎么特别关注她,这会再打量,发现还真是个美女。

“哦,这样啊。”秦风道:“不过我不是江州人,而是银城人,平时也比较少到江州来,你留了我电话,基本上也见不到我。”

女老板略显失望地看了眼秦风,嘀咕道:“你不是江州人?真是看不出来,你的气质不像是地方来的呀。不过没事,留个电话,加个微信,以后大家朋友相处,哪怕一年只见一次也好呀。找到一个共同爱好的人不容易,所以我格外珍惜。”

秦风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报给女老板,互相加了微信,然后分手告别。

来到停车场,秦风把古籍资料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驱车前往省政府大院。在银凤湖公园的停车场停好车,秦风拎着刚买的古籍往省政府家属大院走去。走到省政府附近的超市,去里面买了两瓶五粮液和一条中华烟,以及一个果篮,然后拎着这些东西走进省政府大院。

耿厅长家住的离余震南家其实不远,只隔了一条马路,但是一条马路就分割出两个世界,一边是副省级干部的家属院,一边是厅级干部的家属院,遥遥相望,中间却如同隔着一条天堑。从厅级到副省级,看似只有一步之遥,但想要跨越这一步却千难万难。财政厅厅长到副省长倒不是太难,顺利的话只是个过度,可是万一不顺,那一样要熬到头发都白了,临退休才混个副省级待遇。

走到耿厅长家门,秦风按响了门铃。等了几分钟,一名保姆模样的女人走出来,打开门看着秦风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古风长发女神气质飘逸如仙

“我叫秦风,是银城市常委副市长,耿乐是我二哥,我来拜访耿叔叔和晨阿姨,请问他们都在吗?”秦风客气地道。

保姆上下打量了秦风一眼,狐疑地问道:“你就是秦风秦副市长?”

“是我,如假包换。”秦风笑道。

保姆道:“耿厅长跟我交代过,一会一个副市长要来,我以为起码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可你看着不像啊,好像还不到三十岁,你比耿乐年龄还吗?”

“可不是嘛,要不我怎么叫他二哥呢。”秦风笑了笑道:“耿叔和晨阿姨在家吧,我可以进去吗?”

保姆连忙接过秦风手里的果篮,笑道:“可以可以,你看我这记性,只记住跟你聊天了,把正事倒给忘了。耿厅长和晨姨在家里等你呢,饭菜我都快做好了,马上就可以开饭了。”

秦风跟着保姆走进院,穿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路,来到楼前,走进了大厅内,看到一头花白头发的耿长乐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报纸,而年龄看起来只有五十岁左右的晨阿姨正在书桌上插花,两个人各得其乐,互不干扰,倒也其乐融融。

“耿厅长,你的秦副市长来了,没想到这么年轻哦。”保姆领着秦风走进来,把手里的果篮拎着进了厨房。

耿长乐抬起头,看了眼秦风,微微点点头,笑了笑道:“你就是秦风啊,老听耿乐提起你,只是没见过面。如果没记错,你这是第一次到家里来吧。”

秦风把手里拎着的两瓶酒和一条烟放在茶几上,走到耿厅长身边道:“是啊,这还是第一次登门。耿厅长,晨阿姨,你们还好吧。”

晨阿姨从插花艺术中回过神来,看了眼秦风,眼神里闪过一抹惊喜,她是没想到,耿乐嘴巴里的结拜兄弟,银城市的副市长秦风居然长得这么年轻英俊,第一眼看到他就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,这么帅的伙子居然是个官员,还真是不多见啊。

“你就是秦风啊,伙子长得真是精神,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好孩子。快过来坐吧,别站着了。”晨阿姨热情地道。

秦风在耿厅长对面坐下来,把塑料里的古籍资料拿出来,笑了笑道:“耿叔,我挺二哥你特别喜欢下围棋,所以就买了两本古籍的棋谱,您没事的时候研究下。”

“棋谱?拿来我看看。”耿长发一脸惊喜,眼睛都亮了,兴奋地看着秦风手里的古籍。

秦风把两本棋谱都递给耿长发,耿长发接过来就忘我地研读起来,连秦风正眼看都不看一眼了。

秦风又把另外两本线装的古籍递给晨阿姨,道:“晨阿姨,二哥你是作家,又特别喜欢钻研历史,尤其是明史,可以是专家了。我在古籍书店里淘换出两本明清话本,是破四旧时抢救下来的,读起来还比较有意思,送给您做见面礼。”

晨晓晨一听秦风淘换来的是明清话本,也是眼前一亮,接过来看了几眼,轻抚了一下发黄的书页,点点头道:“果然是好东西啊,这两本书阿姨很喜欢,秦风,谢谢你了,这你可是送到阿姨心坎上了,我很喜欢。”

秦风心想,送礼不送到人心坎上,这个礼物还有什么分量呢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没有多什么。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