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的黄色网站

向日癸app色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清纯校花mm周末时光蜷缩闺房图片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敢情从一开始她就睡着了,他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碎碎念,还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吗?→_→

他很想掐死她,可是手里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

……

季亦承将景倾歌小心的揽进了自己怀里,拉过蚕丝被盖好,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。

他伸手覆上她温润的脸颊,微微粗糙的指腹掠过她咬着的唇角。

倏地,他眸色一暗,脸色戾了,绝色的轮廓在逆光的暗影里更是邪谲寒鸷。

她是他的专属宠物,他怎么欺负蹂躏都可以,但若别人敢动她一分,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今天晚上那一屋子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“唔……”怀里,熟睡的娇人儿无意识的咕咙一声,屁股一扭,原本垂在胸口的小手不自觉的抱上了他的腰,长长的小细腿儿也搭在了他的大腿上,睡得那叫一个唯我独尊。

“个猪!重死了!”季亦承眼皮子狠狠一翻,死丫头,看在今天晚上被人欺负吓坏的份儿上,本少爷暂且宠幸一回。

这么想着,季亦承早已经长手长脚的将她紧紧抱住了,过分妖魅的薄唇微微一抿,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然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季亦承清早就起来上班去了,景倾歌一觉睡到了大中午。

看着枕边还留有他睡过褶皱痕迹的枕头,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今天妖孽少爷竟然没把她拽起来做早餐,真是天上下红雨了。

他也会可怜她咩?

景倾歌努了努嘴角,肚子里传出抗议的声音,好饿,果断掀了被子,没穿拖鞋,直接光脚丫子踩在地毯上,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然后跑去厨房觅食去了。

“嗯……吃什么好呢?”冰箱门口,景倾歌扎着小脑袋嘀咕,突然俩眼珠子一亮,“啊!泡面!”

没十分钟,一碗泡面就煮好了,还放了火腿肉,金针菇,再加一个鸡蛋,浓郁的香味惹得景倾歌口水直流。

果然,一个人吃饭,泡面绝对是最完美搭档。

景倾歌直接端着小汤锅去了客厅,一边吃一边看电视。

……

季亦承开门进屋的时候,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。

景倾歌穿着睡裙,光脚丫子盘腿坐在地毯上,面前的茶几上一汤锅的泡面,正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。

季亦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,猪,就不怕被噎死。

→_→……

果然,下一秒,景倾歌就噎住了。

不过不是因为一口吃太多,而是因为突然看到客厅里出现的男人,华丽丽的受到了惊吓。

这人怎么中午就回来了?而且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她都没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景倾歌咳得眼泪花子闪啊闪,赶紧拿过酸奶喝,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,脸还是红的。

季亦承拿眼角使劲瞪她,小坏蛋,竟然不叫他。

“中午就吃这个?”他把提在手里香轩阁的袋子搁在茶几上,语气冷艳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景倾歌点点头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眼神里的浓浓嫌弃。